田亮代言的澳洲新西特“乳铁蛋白”是什么神奇的东西

乳铁蛋白是什么,以及乳铁蛋白作为补充剂的用途。牛奶中有多种健康的肽和蛋白质,但是乳铁蛋白是宝妈值得关注的一种。它是最有益和研究最多的物质之一,在免疫支持,组织修复等方面都有应用。

引用一下百度百科:

乳铁蛋白是一个80 kDa的铁结合糖蛋白,属于转铁蛋白家族[1] 。乳铁蛋白在初乳和牛奶中含量高,在眼泪、唾液、精液、鼻和支气管分泌物、胆汁和胃肠液等粘膜分泌物中的含量较低。此外,乳铁蛋白也是中性粒细胞的组成成分[1] 。

1939年Sorensen等人在分离乳清蛋白时得到一种红色蛋白,Polis等人在分离Lp时也得到部分纯化的红色蛋白,但至1959年Groves用色谱得到纯的红色物质后,才确认这种红色物质是一种与铁结合的糖蛋白,称之为乳铁蛋白。乳铁蛋白不仅参与铁的转运,而且具有广谱抗菌、抗氧化、抗癌、调节免疫系统等强大生物功能,被认为是一种新型抗菌、抗癌药物和极具开发潜力的食品和饲料添加剂。

什么是乳铁蛋白?

乳铁蛋白是一种天然存在于人体的分泌物中的多功能蛋白质,包括胰腺和消化液,唾液,精液,子宫分泌物和牛奶。乳铁蛋白最早于1939年从牛奶中提取,随后于1960年从人乳中提取。

乳铁蛋白的主要生物学作用是结合体内的游离铁。这对保护组织免受氧化损伤非常重要,因为铁会产生有害的活性氧。但是,这不是乳铁蛋白在体内的唯一作用。它的铁结合特性使其具有一些次要功能,这对于维持免疫和肠道健康很重要。

乳铁蛋白的应用:营养保健和药理学

乳铁蛋白在生命的早期阶段起着重要作用。人初乳(分娩后的第一乳腺分泌物)含有高水平的乳铁蛋白和其他免疫分子,以协助新生儿免疫系统和胃肠道的发育。然而,乳铁蛋白在整个生命中都很重要,由于其从牛奶中生产的价格相对便宜(宝宝1岁之前不考虑牛奶),摄入后的耐受性强以及具有广泛的生物保护作用,因此被认为是理想的营养和药理蛋白。

生物医学研究表明乳铁蛋白在以下几个领域有希望:

  • 免疫健康。乳铁蛋白能够通过激活或抑制不同免疫成分的组合来改变免疫反应。例如,口服乳铁蛋白已显示可增加免疫球蛋白的分泌,并刺激免疫系统受到抑制的小鼠的免疫细胞增殖。这使得乳铁蛋白成为癌症治疗中使用的免疫抑制药物的潜在补充。另一方面,乳铁蛋白可以抑制有害的炎症分子如肿瘤坏死因子(TNF)-α和白介素(IL)-6的释放。一起,乳铁蛋白的“免疫调节”作用可能为更广泛的疾病的更有效治疗铺平道路。
  • 支持癌症治疗。游离铁会增加DNA的氧化应激,随着时间的流逝可能导致癌症。研究表明,乳铁蛋白由于具有铁结合特性,可能是预防肿瘤形成的一种预防措施。更令人兴奋的是,乳铁蛋白甚至可以增强其他癌症疗法的效果。
  • 组织再生。各种研究表明,乳铁蛋白在包括骨骼在内的各种组织中具有再生特性。在老年人和绝经后的妇女中,保持骨骼强度非常重要,这些妇女特别容易患骨退行性疾病骨质疏松症。乳铁蛋白补充剂已显示出刺激骨细胞生长的作用,从而改善了骨密度和强度。这可使乳铁蛋白成为易患骨质疏松症等骨病患者的有用补充剂。

乳铁蛋白的抗微生物和抗病毒活性。

乳铁蛋白的抗菌作用是这种功能强大的生物分子的最广泛研究功能。大量微生物被证明对乳铁蛋白敏感。这是因为乳铁蛋白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杀死有害微生物:

  • 阻止他们的成长。许多病原微生物,特别是肠道中的微生物,需要铁才能生长。乳铁蛋白结合体内的游离铁,这意味着微生物无法自己使用它。这阻止了它们的生长,并最终导致了微生物的死亡。
  • 充当杀菌剂。乳铁蛋白能够结合细菌细胞壁中的结构分子。这会破坏细菌细胞壁并杀死细菌。

乳铁蛋白不仅能对抗细菌,而且研究表明乳铁蛋白也能抵抗病毒。乳铁蛋白已显示出抑制从普通感冒和流感到丙型肝炎和HIV的病毒感染。

尽管乳铁蛋白似乎对许多微生物和病毒起作用,但是乳铁蛋白能够促进健康的肠道细菌的生长。许多健康的肠道细菌对铁的需求较低,因此不受乳铁蛋白的铁结合作用的影响。研究表明,口服乳铁蛋白已证明对成年人和婴儿均具有益生菌活性,因为它实际上促进有益肠细菌的生长。拥有大量“好”肠道细菌对于预防肥胖,糖尿病,心脏病和肠道炎症等疾病至关重要。

乳铁蛋白和肠屏障功能:防止肠漏。

肠壁发炎可由多种因素引起,包括处方药,酒精,咖啡因和碳水化合物。定期接触这些东西会导致过度的炎症,导致肠漏综合征。

肠道渗漏综合征使肠壁更具渗透性,因此通常无法离开肠道的东西能够“渗入”血液。除此之外,炎症还会损害肠道中的重要分子。这可能导致严重的并发症,包括:

  • 自身免疫性疾病。当分子从肠道进入血液时,它们会被免疫系统识别为“异物”,因为这些分子不应该存在!这会导致针对实际上不是外来物质的分子产生免疫反应,从而导致自身免疫。
  • 营养不足。矿物质和将其运输到细胞所需的分子在肠道泄漏综合征中丢失在血液中。不同的营养素缺乏会导致许多不同的健康问题。
  • 心脏病。肠道发炎会损害肠道抗体,使病原体进入血液。一种细菌,是牙龈炎家族的一部分,“吞噬”动脉孔。这些孔被胆固醇补齐,增加了患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

牛初乳是一种公认的渗漏性肠道综合症治疗方法。初乳是早期母乳中发现的天然物质。这是因为婴儿出生时,肠道也会漏水。这对于让母亲将其免疫球蛋白和其他免疫分子传递给孩子非常重要。这些传完后,初乳会关闭婴儿肠道内壁的孔。但是我们不能全部喝母乳来保持肠壁完整!但是,我们可以补充乳铁蛋白

研究表明,乳铁蛋白可有效刺激将肠壁细胞凝聚在一起的蛋白质的产生。这与乳铁蛋白促进健康肠道细菌生长的能力一起,使其成为患有肠道功能问题的人的绝妙补充。

在哪里可以找到乳铁蛋白。

许多乳铁蛋白补充剂是从牛奶中获得的。虽然可以喝更多的牛奶来增强身体的乳铁蛋白含量。

14公斤牛奶,提取1g乳铁蛋白!


本文参考文献:

  1. Legrand, D. (2016). Overview of Lactoferrin as a Natural Immune Modulator. The Journal of Pediatrics, 173, S10–S15.
  2. Sfeir, R. M., Dubarry, M., Boyaka, P. N., Rautureau, M., & Tomé, D. (2004). The Mode of Oral Bovine Lactoferrin Administration Influences Mucosal and Systemic Immune Responses in Mice. The Journal of Nutrition, 134(2), 403–409.
  3. Artym, J., Zimecki, M., & Kruzel, M. L. (2003). Reconstitution of the cellular immune response by lactoferrin in cyclophosphamide-treated mice is correlated with renewal of T cell compartment. Immunobiology, 207(3), 197–205.
  4. Machnicki, M., Zimecki, M., & Zagulski, T. (1993). Lactoferrin regulates the release of tumour necrosis factor alpha and interleukin 6 in vivo.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athology, 74(5), 433–439.
  5. Tsuda, H., Fukamachi, K., Xu, J., Sekine, K., Ohkubo, S., Takasuka, N., & Iigo, M. (2006). Prevention of carcinogenesis and cancer metastasis by bovine lactoferrin. Proceedings of the Japan Academy. Series B, Physical and Biological Sciences, 82(7), 208–215.
  6. Sun, X., Jiang, R., Przepiorski, A., Reddy, S., Palmano, K. P., & Krissansen, G. W. (2012). “Iron-saturated” bovine lactoferrin improves the chemotherapeutic effects of tamoxifen in the treatment of basal-like breast cancer in mice. BMC Cancer, 12, 591.
  7. Cornish, J., & Naot, D. (2010). Lactoferrin as an effector molecule in the skeleton. BioMetals, 23(3), 425–430.
  8. Moreno-Expósito, L., Illescas-Montes, R., Melguizo-Rodríguez, L., Ruiz, C., Ramos-Torrecillas, J., & de Luna-Bertos, E. (2018). Multifunctional capacity and therapeutic potential of lactoferrin. Life Sciences, 195, 61–64.
  1. Vitetta, L., Coulson, S., Beck, S. L., Gramotnev, H., Du, S., & Lewis, S. (2013). The clinical efficacy of a bovine lactoferrin/whey protein Ig-rich fraction (Lf/IgF) for the common cold: A double blind randomized study. Complementary Therapies in Medicine, 21(3), 164–171.
  2. Ishii, K., Takamura, N., Shinohara, M., Wakui, N., Shin, H., Sumino, Y., … Yamauchi, K. (2003). Long-term follow-up of chronic hepatitis C patients treated with oral lactoferrin for 12 months. Hepatology Research, 25(3), 226–233.
  3. Berkhout, B., van Wamel, J. L. B., Beljaars, L., Meijer, D. K. F., Visser, S., & Floris, R. (2002). Characterization of the anti-HIV effects of native lactoferrin and other milk proteins and protein-derived peptides. Antiviral Research, 55(2), 341–355.
  4. Nguyen, D. N., Jiang, P., Stensballe, A., Bendixen, E., Sangild, P. T., & Chatterton, D. E. W. (2016). Bovine lactoferrin regulates cell survival, apoptosis and inflammation in intestinal epithelial cells and preterm pig intestine. Journal of Proteomics, 139, 95–102.
  5. Kruzel, M. L., Zimecki, M., & Actor, J. K. (2017). Lactoferrin in a Context of Inflammation-Induced Pathology. Frontiers in Immunology, 8, 1438.

本文来自网络投稿,不代表NW品牌新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neiwainews.com/brand/192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